人民日报:雪峰之树(行天下)--雪峰山旅游---湖南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公司动态旅游资讯雪峰山文化在线预订旅游服务外媒关注旅游图库旅游攻略旅游音乐
山背花瑶梯田
阳雀坡古村落
穿岩山森林公园
雁鹅界古村落
枫香瑶寨
猪栏酒吧
大花瑶景区
5D玻璃桥
情侣谷
餐饮服务
景区住宿
交通出行
旅游线路
购物休闲
娱乐活动
    线上预售推出1个月,即卖出2万多张景区套餐票,周末景区人气旺,民宿常常一房难求 遭受疫情重创的雪峰山旅游快速破解困局,亮眼的成绩 ……
    6月19日,在文化和旅游部产业项目服务平台第十八期精品项目交流对接会暨湖南省文化和旅游产业投融资大会上,湖南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与工商银行签订银企合作协议,第一笔5 1亿元融资到位,为雪峰山旅游跨域联动开发和旅游业态升级提供了资金保障。……
      穿岩山国家森林公园景区位于雪峰山东麓,图为园内的诗溪江大峡谷。  来自雪峰山旅游  在湖南雪峰山穿岩山国家森林公园,居住在大山 ……
    5月28日,青山滴翠,夏雨如注。湖南省文旅厅长陈献春,携手著名企业家、雪峰山旅游公司实控人陈黎明和有关文旅专家、学者来到扶贫联系点会 ……
    12月3日,湖湘旅游论坛之文旅产业前沿讲座(第一讲)在湖南师范大学旅游学院顺利举行。湖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高扬先、吉首秀兰大德夯旅 ……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2月19日讯(记者 孟姣燕)2月10日至15日,由英国苏格兰皇家地理学会组织的湖南雪峰山徒步路线巡回演讲在苏格兰因弗 ……
    大雪将至,冬日暖阳,雪峰山高山台地上,公路如银带穿梭,白云似银絮翻滚,浪漫如画,美不胜收。忽如一夜白雪飞,这里又将是银装素裹,一派 ……
    12月1日,零度临近的溆浦县穿岩山森林公园诗溪江上,近100名安化、怀化、溆浦的男女冬泳爱好者,不畏寒冷,在清澈的江水中畅泳。他们如蛟龙 ……
    铁路12306行程信息推荐雪峰山旅游。今年9月,雪峰山旅游扶贫模式入选《2019世界旅游联盟旅游减贫案例》。适逢高铁入湘十年,十年里,沪昆高 ……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10月12日讯(通讯员 谌许业)10月11日,湖南省旅游协会在长沙华天大酒店举办首届湘江旅游论坛并隆重表彰第二届湖 ……
     我和我的祖国一个也不能分割……歌如海、人如潮。10月3日晚上,溆浦县统溪河镇雁鹅界景区雁舞金秋•花飞花瑶活动演员们的动情演唱, ……
     【香港商報網訊】農曆七月初九,立秋後的雪峰山高山台地天高雲淡,秋意涼爽。在湖南隆回縣虎形山,中國花瑤第一村崇木氹村的古樹林裏,20 ……
     同胞祭先祖、驱邪魔、追求幸福安康而举办的传统节日,隆重、神圣,沿袭至今已有千年历史,2009年入选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讨僚皈是瑶语 ……
    (原文标题:恭喜!中国工商银行溆浦支行荣获全国大奖)颁奖现场获奖匾牌日前,从北京传来喜讯,中国工商银行溆浦支行荣获2018年中国银行业 ……
     7月15日,一场喜雨把避暑胜地穿岩山淋得更为凉爽。下午5时30分,网红景点枫香瑶寨喜迎了一批塞上江南的尊贵客人。欢快的瑶鼓响起来,动听 ……
     序云上的日子晚上八点,拖着忙碌一天的疲惫身躯开车或挤地铁回家。快,紧张。晚上八点,望着漫天繁星,听着稻田里的蛙叫,呼着甘甜的空气 ……
     被誉为“云端上的民族”的花瑶,是瑶族的一个分支,居住在雪峰山北麓溆浦与隆回两县交界之处。这里海拔1000多米,人口1万多,原来都归属溆浦县,上世纪50年代一分为二,分属两地,从此相邻却相隔。文旅融合打破了地域界限,带来了花瑶的大团聚、大融合。花瑶一家亲,文旅一线牵。人...……
     2月7日,大年初三。云雾缭绕的雪峰山大花瑶景区,宛如仙境。位于溆浦、隆回两县交界的山背、黄龙、虎形山等花瑶古寨的寨门前,两条金色长龙在列列彩旗的簇引下炫舞翻腾,几十把油纸红伞映红盛装的花瑶姑娘,排着长长的队伍,婀娜起舞。……
     ……
    华声在线1月21日讯(通讯员 夏喜衡 记者 刘思佳)春节已进入倒计时,雪峰山大花瑶景区特推出“传统年味游”系列活动,让广大游客重大花瑶景区传统年味,唤醒儿时记忆。……
人民日报:雪峰之树(行天下)
上传时间:
2020-06-15 09:44:22
文章来源:
   

来自雪峰山旅游在湖南雪峰山穿岩山国家森林公园,居住在大山里的瑶族同胞正采摘古老的灌木野生茶。这成为瑶民创收的重要来源之一。(
     
       

       想不到,自己会成为一棵树,置身在雪峰山顶。准确地说,这是一棵马尾松,通过一个简单的认领仪式,彼此互为化身。
 
  一生中去过无数地方,与会、釆风或旅游,无非见证一些大同小异的风景。唯这次与往常不同,湖南雪峰山给了我惊喜,以自然的名义邀我入伙。我不再是过客,从此作为山的一员或森林的一部分而存在,与万物同生共长。另一个我不管走到哪里,经历什么人间风雨,也不会忘记自己是一棵树,一棵负有使命的雪峰之松。
 
  雪峰山是树的王国,它演绎了一部树的历史。在别处,古树参天也许只是昔日景观,在这里却是现实。我的记忆深处,始终保留着森林无边的印象。老家在湘西北的另一处大山,小时候,跟随大人出山去镇上赶场,就要经过一大片林子。路在密匝匝的树木间蜿蜒,再大的晴天也不见阳光,阴森得可怕。
 
  后来,成片的大树倒下,劈成柴火,制成木料,运出大山。山头秃顶了,并且这一光秃秃的景象一直向远处延伸。雪峰山却是个例外。聚居在此的花瑶人视树为神,每年举行祭树神仪式,在族人心里播撒一遍敬畏的种子。尤其对于初临现场的孩童,其灵魂洗礼不言而喻。当他们面朝山林而跪,懵懂的心智便从那一刻开启,想象着自己是林中的一棵大树并照此生长,将来就像树一样顶天立地了。捍卫山林是每个人的职责,他们不甘落后,手持拿得动的家伙冲在前面,成功阻止了砍伐,保住了森林。
 
  雪峰山堪称人树合一之地。人即树,树即人,树在人的敬仰中默默生长,又荫庇人世代繁衍。树是不会辜负人类的,它给予的滋养始终如一,既给了瑶寨一片遮天绿荫,又使雪峰山的一片肺叶保存完好。除了这片森林,雪峰山还是一个金银花遍布的世界,置身其中,呼吸由森林气息和金银花香混合而成的空气,形同洗肺。
 
  二
 
  如果时光倒回至更早的年头,雪峰山的树和子民既承受过深重国难,又为国争得了举世荣光。在著名的湘西会战中,侵华日军的铁蹄止步于雪峰山,受降纪念坊就在不远处的芷江城。当时战事惨烈,弹坑遍地,无数棵大树被炮火拦腰折断,但它们像顽强的雪峰山人一样没有倒下,残存的主干依然挺立,春来又发新枝,还原为一片新的密林。
 
  沅水滔滔。这支由雪峰山脉的飞瀑、流泉汇聚而成的水系,流经之处,人杰地灵。无论土生土长者还是外来者,只要接上雪峰山的气,都将成长为参天大树。2000多年前,屈原在观摩学习沅水流域大型巫、道祭祀的基础上,创作了《九歌》。千年之后,唐代诗人王昌龄被谪龙标尉,在雪峰山西麓的黔城创建龙标书院。又过千年,“睁眼看世界”的先驱、近代思想家魏源在雪峰山主峰白马山麓的腹地——隆回县司马前镇诞生。还有一位从雪峰山走出的出版家舒新城,主编《辞海》,影响深远。
 
  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雪峰山下出现了一块实验田,它的主人便是“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如今,已经九旬高龄的他,为圆粮食更加高产之梦,依然奔波在田间和世界各地。
 
  三
 
  我们则是后来者,是来共赴一个“与树结缘”的约会。本是一群书生,却硬要给雪峰山添一抹翠色,营造一片别样的文学之林。此创意别出心裁,只有东道主陈黎明先生想得出来。他几岁时就跟随身为伐木队员的父亲进驻雪峰山林场,亲眼目睹了无数棵心爱的大树轰然倒下。他不能够制止大人的行径,只有暗自发一个誓,长大后一定要做爱树的人。这个信念帮助他书写了人生传奇,成年后创业养猪,养到了上市,可谓家大业大,本有足够的资本选择定居城市,可他却全身而退,用淘来的第一桶金反哺家乡,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公司应运而生。他践行了当初的诺言,把家安在林木深处,那是一栋三层木楼,掩映在绿荫之中。窗外,树枝摇曳,凭栏伸手可触。居所和树木距离如此之近,会有火灾隐患吗?凡是来访者,听到主人的解释,无不称奇赞叹。主人的回答简洁明了:我建这幢楼没有动用雪峰山的一棵树、一块石头,建筑材料一应防火。于是,前来参观的客户毫不犹豫签下合作旅游的大单。
 
  我们一行人集体造访了这离群索居之所。我们抵达的方式很特别,从山顶乘玻璃滑道鱼贯而下。滑道仿佛时光隧道,从起点至终点,整个过程俨然一瞬间,又像是经历了半个世纪。大家齐聚于雪峰山,与树结缘,几乎在同一时刻彻底改变了身份,各自成为了一棵树。我们这些长期蜗居都市的文弱书生,现在一概“枝干虬扎”,若再回到书斋伏案写作,笔力便具有了从未有过的坚硬与苍劲,那定然是树神附体所致。
 
  诸多树种,主人偏偏挑选了马尾松给我们认领。这恰好是我最熟悉的树种,熟悉到一眼能认出它来,与我比肩齐高,分明就是我儿时的一个伙伴。马尾松又叫枞树,用途广泛,它几乎贯穿了我的童年,童年的全部快乐与辛酸都和它分不开。每次钻进枞树林,必有所求,也必有所获。我曾爬上数丈高的树巅,斫下枯桠作柴火;在枞菌生长的季节,一大清早背着背笼去捡菌子,那是一家人上好的食材。枞菌难以人工培植,所以稀有珍贵也在情理之中。枞树还注定了我与音乐的某种缘分,最早接触或者说最喜欢的乐器是二胡,但那时的家境决定我不可能花钱购买,只能动手自制,其松香便是取自枞树膏脂。二胡一旦拉响,隐约能听到松涛合鸣。对于山民来说,枞树的重要性在于它能够燃烧照明。将溢满松脂的树蔸劈开,肢解成碎块,当地人叫枞膏油。在没有电甚至缺少煤油的年代,松明便是照亮山寨夜晚的唯一灯具,火炬,又或光明的源泉……
 
  然而,这一切已成过往。昔日的故乡少年一旦走出,再难找到回家的路。曾经长满马尾松的地方早就物是人非,那个在此留下辛酸与快乐的人也近垂暮,他和马尾松的故事将以另一种版本展开。雪峰山收留了他,他就是我,还有我们。不仅仅是我们,我们只是这片文学林的拓荒者,雪峰山期待着更多人加入,真正蔚然成林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田瑛,湖南湘西人,《花城》杂志原主编。主要作品有《龙脉》《大太阳》《炊烟起处》《早期的稼穑》《生还》《未来的祖先》等
 
版权所有:湖南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站任何内容
联系地址:湖南省怀化市溆浦县西湖流金广场24楼 联系电话:0745-3336303
网站技术支持:雪峰山旅游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