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雪峰山上一条河——徐贵祥--雪峰山旅游---湖南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公司动态旅游资讯雪峰山文化在线预订旅游服务外媒关注旅游图库旅游攻略旅游音乐
山背花瑶梯田
阳雀坡古村落
穿岩山森林公园
雁鹅界古村落
枫香瑶寨
猪栏酒吧
大花瑶景区
5D玻璃桥
情侣谷
餐饮服务
景区住宿
交通出行
旅游线路
购物休闲
娱乐活动
    最近一段時日,一棟古色古香房子的屋頂上,8個巨大的簸箕曬紅辣椒的圖片和視頻在微信朋友圈、視頻號、抖音上瘋傳。這個網紅現象勾起了眾多 ……
    作者:夏喜衡 小暑刚过,高温立马就来了。这几天,长沙城里的温度都在38度以上,热浪几乎袭击24小时。如此的高温天,让人实在难熬。 为了 ……
    中国网7月9日讯 小暑已过,三伏到来,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日子。是在家中吹空调熬过高温,还是找寻自然氧吧度过这难受难熬酷暑?今天,特为您 ……
    作者:夏喜衡如今的都市,拖着忙碌一天的疲憊身軀開車或擠地鐵回家。快,緊張。當下的鄉野,望着漫天繁星,聽着稻田裏的蛙叫,呼着甘甜的空 ……
    临近端午,浓浓的粽子香味飘荡四溢。这两天的几件事与粽子频频相遇。头晚,新湖南《翘首以盼》VLOG,首期推出关于端午的话题就爆屏,一下冲 ……
     十二年的辛勤耕耘,十二年的学习拼搏,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从一个渴求知识的学生到一个期待未来的考生,高考,人生第一场检验成果的硬仗刚刚收场,学生们承载巨大的心里及心理压力也随之消逝,因此高考过后,劳累太久的学生和期盼望子成龙的家长都能够嘘了一口气...……
    又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2021年5月24日下午,从溆浦南站下了高铁,一头扎进雨雾,向雪峰山腹地开进。山路忽左忽右,视野时明时暗,右 ……
    溆浦南站溆浦南全景高铁为山区的百姓带来了福利,如果没有这条高铁,没有溆浦南站,那就可能没有这块区域的旅游。湖南雪峰山文化研究会会长 ……
    著名作家舒新宇将珍藏家中60多册(件)红色文献资料捐赠给雪峰山旅游5月8日,雨后初霁,阳光明媚。雪峰山旅游穿岩山景区红色之旅的长征路上 ……
      今年五 一假期,阳光明媚,风光秀丽,景色醉人的400平方公里雪峰山各大景区,车如梭,人如织,出现近几年特别火爆的嗨游场景。挂着粤、 ……
    践行两山理论,让生态价值造福景区人民——国家发改委基础司副司长马强专程调研穿岩山国家森林公园4月20日,国家发改委调研组组长、国家发 ……
    春日的雪峰山正坡岭吐翠,杜鹃花烂漫。山背花瑶梯田经过一冬的修复整理,展现在游人面前的是一帧帧生机蓬勃景象,一幅幅迷人心魄的农耕画卷 ……
    图为冬日的雪峰山枫香瑶寨。(陈黎明 摄)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1月10日讯(记者 张尚武 通讯员 尹志伟 周峰)资本助力,文旅产业腾 ……
    在湖南雪峰山大花瑶景区,从海拔500米的虎形山乡白水洞梯田景点盘旋而上,直至海拔1500米的草原高山台地度假区,共有新旧两条进山之路。一 ……
    3月4日—6日,为树立红色意识,牢记初心使命,雪峰山旅游公司组织31名党员骨干和中高层管理人员,亲临 半床棉被的故事发生地汝城县文明镇 ……
    中国网2月21日讯 大年初九,艳阳高照。湖南省中惠旅集团董事长盛建华携十五位高管前往雪峰山旅游穿岩山景区参观考察。从雪峰山山鬼玻璃桥 ……
    今天是农历正月初六,雪峰山各大景区张灯结彩,依旧车水马龙、游人如织。怀化旅客刘伟兴带着大家庭30余人在千里古寨过年,他说:“雪峰山区浓浓的过年氛围令人陶醉。”……
    辞旧岁迎新岁,新年新过法。新春佳节到雪峰山旅游已成为今年春节的新方式,到雪峰山旅游消费成时尚。雪峰山各大景区装灯结彩,红红火火,过 ……
    文丨陈黎明雪峰山东麓的湖南溆浦,是中国共产党最早建立的革命根据地之一。1935年11月26日,贺龙、任弼时、萧克、王震等率领红二、六军团长 ……
    雪峰山里赏蚕灯 吉祥如意庆丰年作者:邓宏顺蚕灯出场有别于任何一种灯艺:不求雄武,不求刚烈,也不求迅猛。它讲求的是一种难得的斯文,是 ……
<头条>雪峰山上一条河——徐贵祥
上传时间:
2021-06-07 11:25:56
文章来源:

 

 

又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2021年5月24日下午,从溆浦南站下了高铁,一头扎进雨雾,向雪峰山腹地开进。山路忽左忽右,视野时明时暗,右手边上始终伴随一条宽约百米的河流,像是我们跟着它走,又像是它追着我们走。两岸绿树摇曳,宛如列队的士兵,目送我们前行。

新认识的当地朋友陈黎明坐在我和王跃文的对面,指着对岸隐约蜿蜒的小路对我们说,那是一段茶马古道,当年红军长征的时候,走的就是这条路。抗日后期,湘西会战的时候,军队也是从这条路上通过,翻越屏障,抵达战场。我眺望那条小路,好像一条细长的伤痕,镌刻在山的一面。从车窗往外看,烟雨朦胧,小路和小河一起隐没在氤氲的屏幕下。

后来知道,小河的名字叫诗溪江,是长江流域最基层的一条河。尽管刚刚下过暴雨,但是河面清澈,在没有阳光的阳光下,像绿色的绸缎一样移动,平静、光滑、温润……有那么一会工夫,头顶上的云层似乎被阳光之手挥走了些许,河面和路面,还有前方的山脊,骤然亮了起来,古色古香的村寨出现在视野里,晃动在光影斑驳的山坡上,如梦似幻。穿透云层和树荫的阳光,似乎更加炫目。望着近处的山峦和山峦的肩膀,我突然觉得,这个地方我来过,它曾经出现在我的梦里,梦中的绿水青山,梦中的白云深处,梦中的田园牧歌。

还有那条河。那些来路不明的雨滴从空中落下来,落到这个名叫雪峰山的地方,落到山上的树根和草丛里,涓涓细流,汇成江河,从这里到那里,从过去到今天。看见它,它是风景;看不见它,它是记忆。这一刻我突然想,这条小河,自从它诞生,就被赋予了一个使命,在这里等待,在这里召唤着远方的诗人。

这一次来,是参加“红色雪峰山”采风,活动丰富多彩,参观了向警予纪念馆,观看了战争年代的资料片,在茶马古道上重走红军走过的路,观赏了沉浸式花瑶婚俗体验剧《花瑶喜宴》,同花瑶同胞们一起喝了喜酒并且载歌载舞……一路上,欢声笑语洋溢在“文学创作之旅”庞大的队伍中间,作家、艺术家们奇思妙想梦笔生花,活动还没有结束,就碰撞出很多思想火花和艺术灵感。

一连几天,都是在惊奇和惊叹中度过的。在一片巍峨的古树林里,我们听到了一个动人的传说,话说在大炼钢铁的特殊年代,普天之下伐木取柴,当地的花瑶百姓日夜守卫古树林,每当伐木队前来伐木,便每人抱着一棵古树,誓与古树共存亡。一棵树是一个人的神,一个人保护了一个神,因而这片古树林能够得以完整保留,至今仍然屹立山巅,向我们展示那个时代那些人们的卓越的精神。担任导游的花瑶族姑娘讲起这段往事,眼睛里流淌出来的是自豪和自信。

从古树林下来,住进了“星空云舍”――又是一个富有诗情画意的地方。当天晚上,我们同小雨斗智斗勇,它从天上下来,我们就躲到室内开会,它走远了,我们就站在山坡上看晚霞。西边的晚霞和东边的天穹交相辉映,余晖洒在层层叠叠的梯田上,满眼都是金黄。直到深夜,有些同志还在山上流连忘返,仰望星空,感受闪闪发光的黑夜。当然,最激动人心的还是“星空云舍”的清晨,看日出成了不可或缺的精神早餐,然而在这里,日出已经不是主菜了,最丰盛的大餐是瞬息万变的云、云下的山和山中的梯田,那波浪一般起伏在山背上的诗行,那金边一样镌刻在地球上的曲线,那镜片一样映照着白云的水面……美得让人晕眩。举目望去,天空和大地就好比上帝的画布,天上的云和梯形的田,每一分钟,每一秒钟,每个瞬间都在变化着……插上你想象的翅膀,你想看见什么,就能看见什么。

凝望层层叠叠由下而上、直线高差一千多米的梯田,我向王跃文同志请教,梯田从山下拥到山顶,水从哪里来?跃文跟我讲,梯田有千年历史,即使在山下干旱的年代,梯田也从来没有缺过水。山有多高,水有多高,得益于山顶植被良好的涵养能力。跃文的话,让我的思维更加活跃起来,想象一年四季,梯田该有多少颜色,一句话从心底蹦出,千年一首诗,瞬间万卷图。梯田是老天爷给雪峰山的一份特殊礼物,雪峰山又以它新的姿态回馈天意。

2021年5月27日,对于雪峰山来说,是一个悲欢交集的日子――那个了解他们、支持他们、牵挂他们的人,亲手写下 “中国·溆浦花瑶梯田”题字的袁隆平院士于前几天去世了,雪峰山花瑶景区的祭奠仪式,特意安排在这一天的插秧节之前举行。

仪式开始,人有哀思天有情,突降阵雨。采风团成员和雪峰山花瑶稻农一起,用花瑶传统的祭祀仪式怀念袁隆平院士。那一刻,我的心中无限感慨,一个人和一个时代、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前途命运的关系,在雪峰山上,在那个花瑶族司仪悲切地呜咽呼喊中,在到场的中国作家、艺术家虔诚的鞠躬中,在花瑶族姑娘手中沾满热泪的菊花瓣中,得到了最有诗意、最接地气的表现。

祭奠仪式之后,风轻云涌。从天穹,从远处,从近处,从脚下,从身边,从我们的手上,弹出来、弹出去一片片柔软的白云,将蓝天擦拭得一尘不染。我们听到了鸟雀的歌唱,听到了花开的声音,听到了耕牛出征前犹如誓言般的哞哞长啸,听到了由远及近、由虚到实近乎天籁的花瑶民歌。一年一度的插秧节在山背梯田拉开了序幕,一队身着民族盛装打着红伞的花瑶姑娘在田埂上款款走过。蓝天之下,白云之畔,群山之间,梯田之上,巨幅照片上的袁隆平院士微笑地看着我们。突然发现陈黎明不见了,目光在田埂上巡视,发现这个当过兵、写过诗、喂过猪的企业家,已经光着腿杆在田里使牛耙地了。受他的感染,采风团的成员、当地政府干部、景区工作人员,纷纷挽起裤腿跳进似暖还寒的水田里。那个时刻,我们回到了人间,回到了童年,回到了我们遥远的小山村。

从山上下来,在前往高铁站的路上,我又看到了那条小河。这天是晴天,柔和的阳光均匀地洒下来,河面泛着翡翠般的绿色。我久久地凝视它,我的嘴巴问我的眼睛,它从哪里来,它到哪里去?我的眼睛告诉我的耳朵,它从远方来,到远方去。

(2021年6月4日)

徐贵祥:雪峰山上一条河

 

徐贵祥:雪峰山上一条河

 

徐贵祥:雪峰山上一条河

 

徐贵祥:雪峰山上一条河

 

徐贵祥:雪峰山上一条河

 

作家简介

徐贵祥,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军事文学委员会主任,中华文学基金会理事长。著有长篇小说《仰角》 、《历史的天空》 、《高地》 、《八月桂花遍地开》 、《明天战争》 、《特务连》 、《马上天下》 、《四面八方》 等。第7、9、11届全军文艺奖,第4、9、11届五个一工程奖,第3届人民文学奖,第6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2017年新作《对阵》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

 
 

 
版权所有:湖南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站任何内容
联系地址:湖南省怀化市溆浦县西湖流金广场24楼 联系电话:0745-3336303
网站技术支持:雪峰山旅游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