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溪 旺起(散文)--雪峰山旅游---湖南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公司动态旅游资讯雪峰山文化在线预订旅游服务外媒关注旅游图库旅游攻略旅游音乐
山背花瑶梯田
阳雀坡古村落
穿岩山森林公园
雁鹅界古村落
枫香瑶寨
猪栏酒吧
大花瑶景区
5D玻璃桥
情侣谷
餐饮服务
景区住宿
交通出行
旅游线路
购物休闲
娱乐活动
    火红8月,雪峰山天高云彩,青山如黛,流水潺潺,凉风迎宾。8月3日--6日,湖南师大、怀化学院、雪峰文化研究会联合举办《生命力之美——“雪峰山文化与现代性”学术研讨会》与考察采风活动,26教授专家参加研讨会并深入雪峰山高山台地踏青。湖南省文联党组书记夏义生到会参加了活动。...……
    旺溪瀑布系雪峰山大花瑶景区的主要特色景观。景区以花瑶村寨、沟壑奇石、高峡瀑布、深潭幽谷、绿树翠竹等为核心吸引物。从回家湾出发,途经梅山神、天露水、岩鹰岭、通天建木、打虎坳等景点。至此,一条玻璃滑道带着游客飞越竹林,直抵旺溪大峡谷。1 5公里的峡谷之中,有十大景点、...……
    文 曾庆平1我是与雪峰文化研究会朋友一起游览旺溪瀑布的。旺溪瀑布群座落于回家湾瑶族自然村,是花瑶国家级旅游风景名胜区的主要景观。景区 ……
    作 者:蒲海燕雪峰山山连山331道弯弯弯都是鬼门关。巍巍雪峰山,位于湖南省境内,从西南往东北横亘绵延570多公里,它阻江河,断交通,连湘 ……
    春暖了,花开了,我再一次去旺溪。上一次去旺溪,是在一年前的金秋。如此说来,旺溪的春景与秋色,都让我给赶着了。居一山而小万仞。我不敢 ……
    提及屈原无法绕开溆浦,没有溆浦巫歌傩舞的敲魂声,屈原就是历史天空中一道悄然划过的流星。屈原之名与溆浦古称在先秦史书中皆无记载。屈原 ……
    晒秋这个热词是从婺源篁岭村叫热的。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偶然的人,在偶然遇到的村子里,偶然看到了一种古代农耕文明生产业态,偶然随拍一 ……
    小时候看故事书,知道王母娘娘每年诞辰之日,天界各路神仙都会集于瑶池为她庆寿。那瑶池湖水清澈,波光粼粼,水鸟翱翔,周围山峰林立,气象 ……
    黎明及雪峰旅游的各位同志:这次是我四上雪峰,几天观光,感触良多。特别是黎明同志那充满激情、睿智和活力的品格,着实叫人感动和钦佩,从 ……
     10月9日,国庆黄金周刚过,全国著名作家、当代中国文坛悍将韩少功、赵本夫、肖克凡、彭见明、田瑛、何立伟、陈世旭、海男、蔡测海、储福 ……
    在中国历史上,屈原是一位深受广泛推崇的伟大诗人和文学家。他忠君爱国,致力法宪改革而遭奸佞小人的排斥诽谤,落得“信而见疑 ,忠而被谤”的下场,最后被楚怀王贬官放逐。由于政不得志,故而在《楚辞》之前,《战国策》以及其他史书中都没有屈原的记载。真正使屈原的名字彪炳史册...……
    魏源(1794--1857),字默深,又字墨生、汉士、良图,湖南邵阳县金潭(今隆回县司门前)人。魏源是鸦片战争前后“经世致用”思潮的理论旗手,近代湖湘精英群体中的学术巨匠和中国近代杰出的思想家。……
    中元节,俗称鬼节、七月半。佛教称盂兰盆节。它和除夕、上元、清明、端午、重阳、下元等节日一样,都是中国传统的祭祀大节。……
    文化自信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以及一个政党对自身文化价值的充分肯定和积极践行,并对其文化的生命力持有的坚定信心。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文化自信的重要作用,深刻阐明了文化自信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意义。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
    人类社会的一切存在都源于需要,一切废弃都源于不再需要。龙潭地域至今仍有40余座宗祠存在,亦不可能例外。 ……
    宗祠,又称宗庙、祖祠、祠堂。是供奉祖先神主牌位、举行祭祖活动的场所,也是从事家族事务活动的地方。我国民间建造宗祠,可以追溯的五代时期。各地大规模营造祠堂,则在明清两代。……
    每年的端午节,几乎整个华人世界,包括受华夏文化影响较深的东南亚国家,都在自觉或者不自觉地纪念屈原。人们将纪念屈原的仪式,物化成一种人人爱吃的美食——粽子,和成千上万人共同参与、场面恢宏壮观的体育项目——赛龙舟,使一场庄严肃穆的祭祀活动充满了浪漫色彩。这应该正合了...……
    据《溆浦县志》、《辰州府志》、《沅州府志》和《宝庆府志》等记载:雪峰山属“古蛮夷地,唐、虞为要服,属荆州,夏、商、周因之”。又有记载:“边蛮之俗,世乱则先叛,治则后服”,“至於春秋,诸南夷皆属楚,为巫中地”,“诸蛮夷臣服于楚”。春秋之后,雪峰山所在的楚黔中郡,成...……
    沅资流域的雪峰山,东有罗霄相望,南和五岭接壤,西与武陵毗连,北抵洞庭长江;三面被武陵山系、南岭山系和云贵高原所环绕。古时的雪峰山有800里楚山之称谓,是苗、瑶、侗、土家等少数民族繁衍生存之地,也是中华文明绵延至今的重要发祥之地。……
    七千八百年沉睡之后 傩从高庙起身……
旺溪 旺起(散文)
上传时间:
2020-03-18 12:51:59
文章来源:


作者:张家和

春暖了,花开了,我再一次去旺溪。

上一次去旺溪,是在一年前的金秋。如此说来,旺溪的春景与秋色,都让我给赶着了。

居一山而小万仞。我不敢说我对旺溪的了解有多么深入,但毕竟“到此一游”。来去匆匆也好,走马观花也罢,旺溪的山光水色与乡野风情,旺溪春的姹紫嫣红与秋的落英缤纷,还有山岗丛林啼血的杜鹃和婉转的蝉鸣,景犹在目,音犹在耳。这或许因为我的故乡也是高山台地,准确讲应是高山盆地,我的感受才有这般的美好与深刻。山里人爱山,就像牧人爱草原,渔夫爱大海,都是与生俱来。

旺溪,一个很诗意化的名字,阳光般的昌亮,山花般的烂漫,闻之如沐春风,精神气为之倍增。但是,这块离天很近的土地,在漫长的过往里,却未曾有过流光溢彩的时光。旺溪没有旺起。

山上的野花,开了谢了,谢了开了;溪中的流水,清了浊了,浊了清了。为了把那个“旺”字,变成这块土地上的春华秋实,勤劳的花瑶儿女,筚路蓝缕,年复一年,重复着祖祖辈辈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栖”。但山还是那座山,水那还是那道水,天还是那片天,地还是那块地,旺溪还是那个旺溪。轮回的是季节,不变的是苍生。




旺溪是花瑶人的世居之地。旺溪与花瑶这两个词汇,充满了抒情的美感。我站在旺溪的土地上时,很自然地想起世世代代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花瑶同胞。因为除了眼前“相看两不厌”的旺溪山水,满脑子都是花瑶的人文风情,以及这人文风情之中的诸多不解。

花瑶,瑶族的一个分支。瑶作为一个古老民族,在史籍中独立存在的年代不算久远。司马迁《史记·西南夷列传》对西南之民,皆以“西南夷”“南夷”“蛮夷”称之。司马迁后的诸多史籍,要么沿用司马迁的说法,要么置瑶于苗中,或者概以“蛮”“南蛮”“五陵蛮”“五溪蛮”等统而言之,但这并不妨碍瑶是一个古老民族的历史定位。过去与今天,官方史籍与民间故事,既有传说中的盤瓠(亦作盘古)是他们的祖先之说,也有瑶由古代南方九黎部落分化而来,上古战神蚩尤是他们的开山先祖之说。对于远古始祖记忆的模糊,从一个侧面表明了瑶的历史有多么漫长,走过的道路有多么曲折,经历的世事有多么复杂。苗所经历的种种苦难艰辛,瑶几乎无一幸免,而瑶所遭遇的诸多坎坷跌宕,苗未必一一领受。




传说瑶的先民,因战乱辗转流离,从黄河流域,到沅湘两岸,到大湘西的崇山峻岭。一部瑶族史,就是一部用双脚丈量华夏山河的迁徙史,就是一部用生命抒写自身历史的开拓史,同时也是一部波澜壮阔的生存发展史。

世事纷扰,沧海桑田。一个族群的迁徙过程,也是这个族群的分化过程。族群的众多分支,都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得以形成,并最终“另立门户”,自成一脉。

旺溪花瑶、虎形山花瑶、山背花瑶,皆为瑶的同一分支,因生活在不同的地方,故而有了不同的称谓。多少年后,他们是否也会演变分化为分支的分支?未来可以遐想,但不可以预设。

花瑶的过去,隐匿在瑶的如烟往事里,如同瑶的远古淹没在苗的记载中一样。花瑶一词的最早出现是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即摄影家刘海滨先生分别发表在《民族画报》《人民画报》上的一组表现花瑶风情的珍贵照片以花瑶冠名,这是花瑶这一称谓首次出现在国家级的刊物上。海滨先生既不是民族工作者,也不是民族学家,他只是为自己的作品命名。他没有想到的是,摄影艺术的一时灵感,却促成了一个瑶族分支的“诞生”。今天,从新闻媒体到学术专著,从官方文献到民间交往,花瑶已获得了社会的普遍认同。海滨功不可没。






历史没有把花瑶的过去记录下来,因为整个瑶族有瑶语,没有瑶文,老祖先的事儿只能依靠口头相传,最终模糊了对始祖的记忆也是不足为奇的,因为情有可原。但是,这并不表明他们忘记了自己的历史与文化,淡漠了对先人的敬畏与缅怀。在瑶乡,在瑶山,常有祭祀瑶王的大典隆重举行,那就是最好的佐证。

花瑶人什么时候出现在旺溪的土地上,包括出现在雪峰山区的高山台地上,学界、民间虽有种种说法,但大多也是姑妄而言之,惟有明清史的有限记载和流行于民间的故事传说,让人有理由相信花瑶的先人至少在明代,甚至在明代之前,就已在旺溪、在雪峰山这块高入云端的土地上安家落户,开基立业。

史载与民传证实,明天启和清康熙、雍正年间,朝廷多次兴兵征瑶。持续战乱留下的痛苦记忆,催生了花瑶“讨僚皈”与“讨念拜”两个重要传统节日。历史曾经视苗瑶为一家,故而也将这两个节日称为“赶苗”。这样的称谓来自封建朝廷,来自旧时的民族歧视与封建统治集团的政治打压。因为设立这两个节日的初衷,就是纪念在反抗朝廷的战乱中,为了族群的生存权益而战死沙场的先人。但是,节日的本质是一种文化现象,是文化的传承与延续。节日把影响一个民族或族群生存、发展、壮大的重大历史事件,以及在这些重大历史事件中有功有德的代表人物,上升为后世效仿的楷模,上升为本族群安身立命的精神理念,于是就择定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制定一套严谨规范的程式仪规,让这一楷模和这一精神理念得以固化,从而激励后人延续传承,发扬光大。这是节日文化得以形成与存续的基础与条件,即便是社会环境已非旧时,设立节日的初衷已不复存,但过节的习俗却依然代代相传,不因时过境迁而弃之。




花瑶扑朔迷离的历史过往,就这么几个跳跃,从我的眼前穿越而过,留给我一时理不清的思考。

踏着新修的游人步道,我走了进旺溪峡谷。由于是重游,故而也有“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慨。

通往峡谷的路变宽了。平坦的路面铺上了石板,上下坡的地段砌成了台阶,险要的之处安装了护栏,观景的地方建起了亭台,景点的内容撰写了文字说明,并立牌便于游客阅读。总之,旅游景点必具的各种设施,应有尽有。“故地重来何所见,多了楼台亭阁”。借用伟人之句,慰籍此刻情怀。

旺溪能够成为名声鹊起的旅游景区,得益于这条长达3000多米的深涧峡谷,得益于在这峡谷里奔腾跳跃、直达山外的一溪流水,得益于这溪流两岸连绵的青山密林,得益于这青山密林春天的花香鸟语与秋天的金碧辉煌,更得益于这飞流直下的一道道瀑布的壮观。来旺溪不走峡谷,等于没到旺溪,走峡谷不看瀑布,等于没走峡谷。花瑶与瀑布,是旺溪人文风情与山水风光的精彩所在,支撑着旺溪旺起。

山里的路,坎坷崎岖,高低不平;山溪里的水,迂回曲折,一路磕绊碰撞。旺溪在以往的日子里没有旺起,或许因为这山太高了,这岭太峻了,文明开化之风吹不着旺溪的山山水水,时光前行的步伐多在山下铿铿锵锵。不如人意的际遇境况,虽然带来了种种遗憾,但也成全了旺溪原生态的自然山水,原生态的花瑶文化。旺溪如此,整个雪峰山麓也是如此。




高山台地有过旅游开发的热潮。在与旺溪近在咫尺的地方,留下了一座源于花瑶女人宽大圆帽的创意建筑,其它则不了了之。我想那个时候的旺溪,或许有过风吹草动的欣喜,甚至还有过跃跃欲试的亢奋。可惜那一轮开发只响过一两声闷雷,雨没有下过来,阳光还来不及照耀这块古老的土地,就已日暮乡关,留下了几多发人深省。而有幸的是雪峰山旅游公司接过同行留下的“烂尾楼”,重新规划,从头再来,旺溪、崇木氹以及整个虎形山与小沙江,这一回真的“旺”了起来,大花瑶景区旅游项目开发正式启动,景区景点开发建设马不停蹄。而旺溪没有想到的是,大花瑶景区项目的新一轮开发,却让旺溪第一个举行开业庆典。




旺溪地处雪峰山东南麓的隆回县小沙江镇,与国家级风景名胜虎形山,与国家三A级旅游景区山背,与古木参天的花瑶古寨崇木氹,构成相互辉映的又一景区版块。一条集高山风光与花瑶风情为一体的旅游精品线路,即将全线开通,长达十多公里的空中索道,即将从沪昆高铁溆浦南站凌空飞上虎形山头,精心打造的旺溪瀑布群景观即将正式投入运营。旺溪,你不想“旺”也难了。

旺溪旺了。山旺,水旺,人旺,业旺,红红火火地旺过了去年旺今年,旺过了今年旺明年。我想这旺溪一定会是一路风生水起的旺下去的。这样的期盼与祝福,不仅我有之,来过旺溪的人都会有之,而且比我还要强烈,还要迫切。

旺溪,你就是一帘瀑布,挂在山岗上是一道风景,跳下山岗也是一道风景。



 



 



 


 

 

 
版权所有:湖南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站任何内容
联系地址:湖南省怀化市溆浦县西湖流金广场24楼 联系电话:0745-3336303
网站技术支持:雪峰山旅游宣传部